854 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(終章)

作品:《我是仙凡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Www。3qdu。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    “慚愧,誤傷!”

    李道吉面露歉意,朝其余眾散仙們一禮,“且待我拿下蘇塵,再向諸位賠個不是!”

    隨后,他繼續朝蘇塵猛攻。

    只有解決了蘇塵,才能拿下這艱苦的一戰。

    拿下此戰,他便能一舉突破八劫心境。

    再得火鳳九劫之秘,飛升方有一線希望。

    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”

    李道吉口中飛快輕吟,施展仙咒。

    身影一晃,化為兩個李道吉。

    再晃,化為三個李道吉很快,天空密密麻麻一個萬李道吉,難辨真假。

    他們面相莊嚴,人影重重,四面八方,朝蘇塵包圍了過來。每一個都是李道吉,毫無區別。

    “萬物負陰而抱陽,沖氣以為和。”

    這些李道吉們一個個面色嚴肅,捏一個拳道仙訣,沖向蘇塵。

    也不用別的法門,只用他們的拳頭,一拳朝蘇塵轟來。

    散仙之拳,堅如玄金。

    一拳可裂山河!

    足足一萬道拳頭,密密麻麻形成一個渾圓球界,毫無縫隙,幾乎把蘇塵圍了一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這四面八方而來的萬拳齊轟,要是能命中的話,估計可以把七劫散仙蘇塵擠壓成天空的一粒塵埃。

    蘇塵卻是見之而喜,面帶笑意。

    之前他沒想過,仙術還可以這般施展。和問道中李道吉打這一仗,讓他茅塞頓開。

    逍遙游里的許許多多的仙家法門,信手施展,毫無障礙。

    “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云!”

    蘇塵一聲輕喝,雙拳一展。

    他背后,剎那間出現一個巨大的大道鯤鵬幻影。

    大道鯤鵬雙翼猛張,長三千里,雙翼垂天而動,瞬間將李道吉打出的萬拳結界給強行撐破。

    上萬個李道吉的幻影,在鯤鵬幻影的沖擊下,盡數湮滅。鯤鵬幻影,也隨之一起湮滅。

    蘇塵一拳朝李道吉轟出,輕喝:“鵬之徙于南冥也,水擊三千里!”

    任你萬拳來,他只一拳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蘇塵這一拳,夾著無窮無盡的數千里海浪,摧枯拉朽一般朝李道吉本尊轟去。

    李道吉也是不懼,輕吟,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!”

    卻見他在數千里大海中,衣袂飄飄,踏浪而行。摧枯拉朽一般的巨浪轟來,仿佛清風吹過,于他毫無損傷。

    蘇塵看到這副場面,不由停下手來,搖頭道:“看來我們之間是很難分出勝負了!跟李兄這一戰,卻是頓悟了許多仙家法門!不如罷手?!”

    “所言甚是,畢竟你我的仙家道法同源同門,法門太過相近,難以互傷。心境修為也是相差無幾,你我就此罷手!”

    李道吉也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蘇塵領悟的太快了,一邊戰斗,一邊從他身上悟道了莊氏逍遙游的法門真諦。

    兩人只是纏斗片刻,但是仙力卻損耗的厲害。

    到最后,無非是仙力耗盡,怕是依然難分高下。

    但李道吉心頭清楚,蘇塵要勝過他太多。

    他雖得李氏道德經真傳,卻未能得全部的傳承,并未找到玄妙之門、玄牝之門。

    蘇塵得了莊氏逍遙游的真傳,卻得到了七劫散仙鯤鵬分身和七劫散仙玄武分身。鯤鵬和玄武正在和其他一群散仙戰斗,若是它們兩個也過來,他根本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蘇塵這幾乎是以一己之力,同時抗衡他們二十余名散仙,逼得他們只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蘇塵對戰李道吉,確實留了幾手。

    李道吉傳承人族仙道正脈,實力遠高于妖月宗貔貅和神魔宗夜修羅,恐怕它們加起來都不是李道吉的對手。

    蘇塵和李道吉都是人族散仙巔峰級高手,誰死了,都是人族重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他若是殺了李道吉,此仙域的人族沒有強大的散仙級領袖,大損人族氣運,人族必然會受到妖族的欺辱。

    李道吉當然也明白這一點,蘇塵主動說不打,他也立刻罷手。

    兩名散仙停戰,觀看其他眾散仙們的激戰。

    貔貅和夜修羅那邊的眾散仙們,正在和七劫鯤鵬、七劫玄武交戰,卻都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貔貅等一群妖月宗散仙,被鯤鵬打散,完全潰散。

    鯤鵬分身太霸道強橫,渾身覆蓋著的一層厚達數里深的金羽,完全無法被打穿。

    夜修羅那邊的神魔宗散仙們,和七劫玄武廝殺,也已經死了近一小半。玄武跟他們以傷換傷,玄武沒事,他們卻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撐不住了!”

    貔貅被鯤鵬一巴掌拍飛出去,不由嗷叫:“撤!”

    “終究是蘇老弟技高一籌,就此別過!”

    李道吉看見這副慘狀,知道敗局已定,不由黯然一嘆。

    看來他的此生,七劫散仙便是盡頭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停留,轉身便走。

    他們一伙三十余名散仙,已經被打了近一半。

    再打下去,三宗就要覆滅了。

    蘇塵目送三宗的十多名散仙逃離,并未追殺。

    剛才一戰過后,他心境已經再次突破,直接晉升八劫散仙境界。

    身為八劫散仙的他,已經是仙域霸主級的存在,足以蔑視三千界仙域蒼穹。

    三宗已經不足為懼,留著他們給這片仙域留一些散仙香火,免得滅絕了,斷了仙脈傳承。

    大乘神尊想要踏上散仙境界,必須要散仙的仙晶才行,否則只能找到一件仙物才能突破。而七階仙物,遠遠比仙晶稀少無數倍,難以獲得。

    三宗想要恢復元氣,卷土重來,至少要幾千年。

    火鳳用不了這么久,估計再過幾十年,就能重返散仙巔峰,飛升離開此界。

    蘇塵看了一眼火鳳,“火鳳,此戰已了,我要離開此地了!你是跟我走,還是留下?!”

    火鳳一笑,“再過數十年,我便會飛升!我還是留在此島,安心修煉吧,有三散仙庇護,足以保我平安到散仙境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蘇塵點頭,他的身影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這一世,火鳳和他的緣分只有短短的數十年,他助火鳳渡過大劫,此緣已了。

    只能日后有緣再見了。

    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!”

    天空,只留下一個淡淡的回聲,響徹天地間。

    三宗散仙們很快撤離十洲仙境,境內留下足足十多具散仙遺骸,并未被帶走。

    此番,數十名散仙,陣亡近一半,倉惶而去。

    昆侖仙島漸漸沉寂下來。

    大日落下。

    夕陽照耀在海風呼嘯的海面上,一浪又一浪的仙血拍打在海島岸上,天地間一片刺目的血紅。

    整個昆侖仙島,在眾散仙的激戰之下,被打成好幾截,一片瘡痍。

    大腳丐仙、斬龍散仙、渡厄法僧們擊退了六名散仙的進攻,狼狽的在島上打坐,喘著氣。

    他們有些難以置信,自己居然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望著周圍海上,那十多副散仙遺骸,面色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這些散仙不是他們殺的。

    是誰殺的?!

    剛剛打完的這一仗,他們似乎忘記了什么重要的東西。之前的一段記憶,憑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半響。

    王紫陽、夔牛、吳樵、蛟敖、畢方等一些大乘神尊們,從昆侖仙島的洞府內鉆了出來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元嬰修士,蟹霸、蝦忍、呂老夫子、張小弟等等,見戰事已了,匆匆從遠方飛往昆侖仙島。

    他們也是茫然,似乎忘記了什么。

    火鳳望著天空,良久才低聲嘆道: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!就怕你不來仙界!”

    這一世的蘇塵,對她的記憶,只有短短的數十年。

    但是,她對蘇塵的記憶,卻是數萬年。一世又一世,直到她飛升。

    一晃。

    數百年過去。

    仙界。

    一條扁舟,飄蕩在一片茫茫仙海上。

    這舟不大,舟上一個烏蓬,僅能容納三五人,在無邊無際,霧氣蒙蒙的海上飄蕩著。

    舟頭,一名相貌清秀的青年盤膝而坐,一手垂釣,一手里捧著一卷逍遙游,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一名貌美無雙的女子,在烹飪一條八階銀脊仙魚。此魚透明無色,柔若無骨,僅腹內一條銀線,仙香無比。

    船尾,兩只金烏在比誰抓的仙魚更多,還有一個桃花小妖在鼓掌歡笑。

    “夫君,開吃飯了!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好,馬上!”

    青年點頭,不舍的合上手中書籍,聞著烏蓬內飄散出來仙魚的香味,不由欣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!”

    “主人自己養大的銀脊仙魚,就是美味!這鮮嫩,海里的仙魚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阿丑,骨頭被你搶了。剩下一點魚湯給我,別喝光了!”

    兩只金烏和桃花小妖也立刻沖了烏蓬內,顧不上燙,一番狼吞虎咽將那條仙魚解決掉。

    這一日,扁舟抵達一座靈山。

    他們在海上漂泊了十余年,便停下,打算入山中歇息。

    此山,煙霞籠罩。

    山巒起伏,宛若龍脈。古藤老樹,突兀奇峰,谷壑芝蘭。

    仙鶴聲陣陣,仙猿啼鳴,仙鹿隱現。

    “好一處仙家隱修之地,必有高人在此隱修!”

    蘇塵不由贊嘆,牽著阿奴的玉手,兩人拾階而上。

    兩只金烏幻化為少年男女,和桃花小妖,好奇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們一行,來到靈山半山腰,卻見一座不起眼的洞府,洞府崖頭立一石碑,約有三丈余高,八尺余闊,上有一行十個大字:“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”

    “你來了!”

    一個蒼茫的聲音,從洞府內飄出來。

    雖是初聞,卻是無比親切,熟悉。

    “來了!”

    蘇塵心有所悟,朝洞府一禮,“見過老祖!”

    “從第幾世中來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也好,不知是福!一世又一世,一劫又一劫,苦深難重重,迷失在幻世中。你能渡過無數劫難,來到此靈山,便是與為師有緣。

    我莊氏門徒,無己、無功、無名。修我道法,不入九幽輪回,跳出輪回海,逍遙天地間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!”

    蘇塵福至心靈,躬身一拜:“弟子蘇塵,拜見莊氏老祖,謝師尊傳承仙道!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師兄,寒山!讓他在山中,為你安排一座庭院住所。”

    那蒼茫的聲音道。

    很快,洞府內走出一名其貌不揚的寒酸老道士,朝蘇塵等人執手一禮。

    蘇塵看他面相很是熟悉,赫然是寒山真人。

    “寒山真人,你怎么在此?!”

    蘇塵驚訝。

    “師弟,你昔日在姑蘇城所見的,是我在下界留下的無數世的幻身之一。可惜,他誤入歧途,沒能證得師尊的大道,重歸本體。他若是能悟大道,重返本尊,倒也能大增我不少仙家修為。

    算起來,你的名,還是我的幻身起的。你比他厲害太多,證得大道,來到此地!”

    寒山道人爽朗大笑。

    “塵中來,世外去。你今日便為我方寸山弟子,對內名曰塵!對外,你等皆是無名之輩。切記,莫向外人泄了你的真名,再墜萬世輪回。

    過些時日,有一猴頭會來此間拜師學藝,它跟為師有緣,但劫深重重,偏爭強好勝,愛炫耀,四處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仙界有一場大劫,應在它身上。此劫,殞命上仙無數。你等師兄弟,莫與它一般計較,引劫火上身。”

    莊氏老祖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弟子謹遵師命!”

    蘇塵、寒山真人一禮。

    這本書到此收尾!

    我是仙凡寫到這里,散仙篇幅也到了盡頭。再往上是仙界,結構太大,這本就不寫了。

    如果從我的第一本書算起,足足過了十三四年。從紫府仙緣到我是仙凡,則是整整十年了。這本仙凡也寫了兩年多,有開心,也有疲倦。

    一晃兩年,如夢如幻。

    今日想要完結,心頭又難以割舍!

    寫下完結兩字,悵然若失。

    百里在此感謝大家的一路相隨,同行相伴。

    正是你們的陪伴,才讓我能夠安心的坐在案前燈下,日夜敲打鍵盤,一日數萬下,長達十四年之久。

    我準備歇小半個月到一個月左右,再開新書。

    這本仙凡的總體格調,頗為沉重,偶爾有爽快的情節,但也難以持久。所以下一本,我打算寫一點全新的東西,輕松愉快的內容。

    盡量自己寫的開心,大家看得開心。

    2020年一月底。

    希望下一本新書,能夠再見到你們!
M.3Qdu。com首發最新。

腾博会官网诚信服务 - 腾博会公众号官网 - 腾博会试玩